《权利的游戏》中梦幻华丽的声音是这样制作的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小旭音乐 添加于 2017-02-24 · 共有 1 条评论

作者:小旭音乐


HBO公司的《权利的游戏》无需多做介绍;它在第四季中每集超过1800万的浏览量,是一个全球大范围的电视流现象。

然而你可能没有听说过Paula Fairfield,但她是《权利的游戏》的声音设计师,在剧中的声音为她和她的声音团队赢得了黄金时段艾美奖提名。

我有幸获得与她对话的机会,在这篇音效的独家采访中,她把你带到幕后,体验如何为剧集制作声音、她的灵感来自哪里,以及她认为好的声音设计什么最关键。

Paula你好,恭喜你获得黄金时段艾美奖提名!你是如何参与到《权利的游戏》中去的?参与制作这样一部全球知名的作品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

2012年11月,我当时还在杂货店里找花生酱,我的手机就响了。ToddAO打电话来说,他正在为《权力的游戏》第三季组建一个新团队,他问我有没有兴趣为这个剧设计声音。那是个奇妙的瞬间……一个电话让我获得了梦寐以求的工作,而且还发生在杂货店里!

几个月前我参与了《白雪公主与猎人》的声音制作,并且爱上了这种题材/年代的剧。盔甲、马匹、火把、弹弩、十字弓、尘土、剑和承包——充满了声音质感的“本能”。然后还有神话世界里的神奇生物!龙、冰原狼、异鬼、猛犸象、巨人、warging和庞大的冰墙,哪个不值得喜欢?

我想,每个有幸为《权力的游戏》工作的人都很高兴见到,那么多人分享我们创作出来的热情。这部剧也收到一些批评其暴力的评价,但我真的感觉剧中世界发生的事情与我们现实世界中的恐怖因素相比差不了多少,有些时候我们需要幻想与艺术带给我们的超然,来审视我们周围的世界,以及教会我们如何不同地对待他人。

在声音团队中你扮演什么角色,以及每一集的工作流程是怎样的?

我是这部剧的声音设计师。我的工作更多集中于剧中的想象出来的元素;比如龙、狼、异鬼、巨人、猛犸象、whytes、乌鸦。我也会做一些梦境片段、warging和庞大的冰墙场面,必要的时候帮忙做一些其他的大型片段。

对于工作流程,《权利的游戏》的独特之处在于,我们在工作之前就能看到整季的粗剪版本。当然粗剪版本中的视觉特效很少(非常粗糙)甚至没有,但我们可以看到这一季的完整走向。所以我们基本把它当成10个小时的电影来处理,然后一块一块地进行碎片处理。

我开始重点处理各种不同的场景,与声音总监TimKimmel和制作人Greg Spence合作,协力在制作视觉效果的过程中塑造声音序列。这需要很强的合作力,同时也充满趣味性。在混音过程中,执行制作人与我们所有人一起完成声音序列的细节修改工作。尽管整个过程很复杂,但由于每个参与人员的才能与奉献,整个过程还是很顺利的。

这些年来有超过70名人员参与到《权利的游戏》的声音制作方面——这么多人参与,你怎样保证这部剧的声音连贯性呢?它是如何从第一季慢慢演变为现在这样的?

哦,这很有趣的。开始的两季每一季都有不同的声音制作组——第一季在都柏林,第二季在洛杉矶。第三年一些人员去做了其他项目,配置的组员一直一起工作到第五季结束。也有后期制作声音的人员,尤其是ADR技术人员,他们在伦敦以外的城市工作,有些是一直连续工作的。

就我而言,我仔细地看过前面几季的内容和所有已完成的设计工作,然后努力保证我做的工作——尤其是在第三季中——听起来自然流畅,并且与第二季有机统一。我认为每个人在剧中负责各自的工作时都跟我类似,所以团队的改变可以做到无缝衔接。

其他有趣的事情是,很多我设计的声音由于故事发展正演变得很自然。龙在第二季和第三季之间长大了不少,在三四季之间又长大了。

【警告:以下轻微剧透】每一季都必须在之前建立的基础上自然发展,然而龙的增长速度是飞跃式的,并且能够做它们在第二季幼崽阶段无法做到的事情(吃羊和幼崽)。狼也是这样。巨人和异鬼在二三季中只是惊鸿一瞥——时不时出现一下——而在第四季中,我们看到巨人和猛犸象攻击冰墙,以及异鬼家乡的国王和幼崽祭品。【剧透警告接触】这是一个独特的挑战,但我在这过程中找到很多乐趣。

你怎样找到剧中的声音源?

这取决于我需要设计的声音是什么。我能做得独特的瞬间并不多。我为场景建立了一个框架或者说是声音模型,然后开始拿一切事物装饰它,用人物填充场景(或自然环境)。每个被选中的声音都会增加其独特的味道或色彩,我每选用一个声音,可能会提前找1000个。

我从我的声音库中搜索,录制新的声音,有时也会买新的录音,尤其是我自己不能立刻录到声音的时候。我从不同的地方和来源找到零碎的声音片段,然后我再做处理,把它们融合成新的声音体。我总是被可用的新工具吸引,尝试选用不同的工具可能会改变我在设计中原先的声音。

你在剧中制作的声音中最喜欢哪些,你是怎么制作它们的?

这真的很难选。这部剧最好的一点在于其叙事中离奇的范围和可变性。龙的声音总是很有趣,很具挑战性,并且拥有最多戏剧性表达的机会。

【警告:以下轻微剧透】在第三季广场场景和第四季最后一场地牢场景中,都希望我做出“让观众哭”的声音——以传达场景中龙的情感,传达龙和Dany之间的情感联系。【剧透警告解除】这又是一个疯狂的挑战,但也是我们在剧中一起面对的挑战。我把有趣的小声音埋在设计中,体现出每个龙不同的性格和个性。

在你看来大型生物的声音设计关键是什么?

我认为任何好的声音设计的关键都是让观众打开信服的大门。整体上声音的后期制作讽刺的一点是,我们做得越好,就越无法发觉我们做了什么。
这就是为什么我们在每个电影项目中的工作贡献都很可悲地被低估了。所以很少有人真正懂得我们在做什么。加上声音后期几乎是电影交付成果之前的最后一步,作品到我们手上的时候常常也是经费和时间不足的时候。

关于生物声音的设计,随着视觉效果的技术如光速般发展,声音设计师也需要考虑如何设计出视觉效果的声音,大部分归根结底都需要在细节上处理。为了让观众沉浸在故事中而不会被叙事方式干扰得出戏,把壮观的视觉效果和宏大的声音设计结合起来,对于叙事过程是非常重要的。“我无法相信龙是假的”就是这部剧的工作人员想要听到的最好的一句话。

你在声音设计中有什么启发?

我喜欢感情深处的声音和好玩的声音,就是难以预料的声音。当你看电影或者听到一段音乐或者看到美丽的油画时,你会产生共鸣。当你由于意识到某些熟悉但是未接触的事物而控制不住屏住呼吸时,当你为了短暂的一瞬间而感动、知道你不孤单时,你大笑,你哭泣,你捂住眼睛和耳朵。
声音拥有这样的能力,可以直接或间接地感动我们,尤其是拟真声音中的新兴技术。这种可能性启发了我玩声音。

《权利的游戏》第四季的声音已经制作完成,第五季也开始投入制作了,那么你目前在做什么?

我最近完成了RobertRodriguez的《罪恶之城2》,刚刚开始了《顽石之拳》的制作,这是Jonathan和Claudine Jakubowicz、LaPiedre Films合作的一部关于Roberto Duran的传记电影。这绝对是一部各方面都很优秀的电影,能和这些电影制作人合作,我非常地激动。

非常感谢PaulaFairfield分享她在《权利的游戏》中声音设计的见解!

关于Paula Fairfield

PaulaFairfield是一名获奖声音设计师,她的工作涉及《罪恶之城》《铁血战士》《白雪公主与猎人》《神鬼运转》等无数电影,也涉及《迷失》《束缚》这样的电视剧,她刚刚因为在《权利的游戏》中的声音作品获得黄金时段艾美奖提名。


本文出自《midifan月刊》2017年1月第131期

可下载 Midifan for iOS 应用在手机或平板上阅读(直接在App Store里搜索Midifan即可找到,或扫描下面的二维码直接下载),在 iPad 或 iPhone 上下载并阅读。

文章出处:http://magazine.midifan.com/detail.php?month=2017-02#52做人要厚道,转载文章请注明出自 midifan.com,谢谢

共有 1 条评论

添加评论
  • 2017-03-03 匿名
    其实这种声音人采访文章千篇一律都没有实质内容,你都可以猜到他们要说些什么,那些职业声音人都会避开谈到自己的核心技术,或者使用的是哪个公司的授权材料。所以这些文章味如嚼蜡,懂行的人不够看,外行人不要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