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ve Smith 披露四十年合成器心路历程及展望合成器行业发展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面包Dominic 添加于 2016-09-22 · 共有 1 条评论

 

  • 作者:STEPHEN FORTNER  
  • 翻译:面包Dominic
  • 出处:www.davesmith.cn  
  • 原文:美国《键盘杂志》2016年9月刊


说起键盘手的音乐历程,Dave Smith可能是当世最有影响力的一位。早期设计音序器的经历使他创立了自己的第一间公司Sequential Circuits,发布了第一台可编程复音模拟合成器Prophet-5,他在Prophet-VS上面研发的波表和矢量合成技术在后来的Korg Wavestation重获使用。他的Seer Systems Reality是公认的第一台专业级商用软件合成器。虽然他本人很谦虚,不过他就是MIDI之父。 Dave Smith Instruments的办公室坐落在在三藩市的北海滨,这个地方创造出很多大家梦寐以求的模拟和混合合成器。我们有幸与Dave先生促膝长谈,谈及他过去的经历,他对合成器产业发展的以及对音乐的看法。篇幅有限,我们尽量节选要点精华。

是什么吸引您成为一名合成器设计师的?

在我高中毕业的时候,如果你不上大学就要去越南。所以读工程是份好差事。我总是对各种技术很感兴趣。我一开始是在圣克拉拉念书,然后我去了一年加州大学圣芭芭拉分校,最后两年是在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毕业后我当了六年工程师,第四年我就成立了Sequential Circuits。我意识到自己不想成为一名中规中矩的工程师从此荒度余生,这个想法是从我买了自己的第一次台合成器Minimoog开始萌生的,我对这很感兴趣,那时应该是1972年。

你的第一个产品是一个音序器对吗?

是的。它是一个模拟音序器——16级,3行,有一堆旋钮,简单易上手那种。我当时想给我的Minimoog配个音序器,原装的太贵了。所以我就自己做了一个。后来我意识到可能其他人也想要一个。Sequential一共卖出了四个!那是1974年的事。

 

然后您就开始走上通往Prophet-5的道路吗?

可能不像你想的那样,那不是一条笔直的道路。我的主要想法是要做出可编程的合成器。因为我发现Solid State Music里面有一套集成电路可以实现合成器功能。我曾经在硅谷从事微处理器工作几年,这时合成器只是处于初级阶段,而我了解它的工作原理。所以很明显,如果我使用一些带有微处理器的合成器芯片,就能建造出完全可编程的复音合成器。有一段时间我说:“我不想做键盘。Moog和ARP公司会做的。”后来到了1977年,我身上发生了两件事。第一件事是我最终辞去了白天的工作。第二件事是我估计没有人打算去建造这样的合成器,所以我打算自己来做。我大概是从77年春天开始做的,做出了Prophet-5,并在第二年一月的NAMM乐展进行展示。基本上我一个人做了全部工作,金属外壳、木板、电路板、电路图、所有软件,反正就是全部东西。

现在的音乐人都想要拜访你、Tom Oberheim, Alan Pearlman, Roger Linn和悼念过世的Bob Moog,感觉你们是融洽的大家庭。但回顾过去,你们之间的竞争是怎样的?

很幸运,Prophet-5在超过一年时间里面是没有竞争者的,它给每个人带来了惊喜。Oberheim 是反应最快的一个,在1979年他做出了OB-X。基本上在一年半之后,大家要么是Oberheim 阵营的要么是Prophet阵营的。直到80年代初出现了Jupiter-8和Memorymoog,市场上才出现了更多的复音合成器。事有凑巧,时间来到了2016年,大家拥有相同的选择!人们可以买Prophet-6或者OB-6。这再一次在NAMM上震惊了人们,我又可以看到大家要么趋向于Prophet-6,要么趋向于OB-6,就像1979年那样!

你是MIDI的主要领头人。在那之前,各品牌都有各自的接口,但都不能和其他牌子的设备进行对话。是什么东西驱使你发起了MIDI协议?

合成器市场在70年代末还很小,没有谁卖出过5万台。直到Yamaha DX7出现,它的发货量超过10万台。但是Prophet-5是第一台拥有微处理器的合成器,因此当大家都来模仿它的时候,用的都是微处理器。只要你拥有一台乐器,你会很快意识到它们很容易通过数字来进行对话。那时是1981年,我们开始意识到需要一个通用的接口。这并不是哪个人明确提出的,我记得我跟Tom Oberheim提起这事,然后他跟罗兰的创始人梯郁太郎说了。那时我在纽约的AES研讨会上提出了USI—Universal Synthesizer Interface(通用合成器接口)的概念。我之所以被人们认为是“MIDI之父”是因为我是MIDI协议的发起人。在NAMM之后我跟进了三个月。我很确定这是由Roland, Korg, Yamaha和Kawai共同参与的,这就是MIDI的起源。

 

会议之后呢?

我记不清楚了,梯郁太郎是位产品工程师,我、Bob、Tom和Roger也一样,所有事情都在向前发展,互相之间的合作日趋紧密。MIDI协议的工作大部分是由Roland和Sequential完成的。我们是唯一的非日本公司,所以由我们编写参数并负责英语方面的事情。而Yamaha, Korg和Kawai负责日文方面的事情,然后事情就这样成了。

是你提出“MIDI”这个名称的吧?

我记得有一次罗兰的梯郁太郎到San Jose拜访Sequential 公司,他带上了罗兰公司的Jim Mothersbaugh。他们是来讨论名字的。我们都一致认为USI这个名字好。所以他们建议用Universal Musical Instrument Interface这个名字,发音接近“you-me”,意思是“我们联系在一起”。我觉得这听起来有点土,但是我喜欢它提出的“乐器而不仅仅是合成器”联系在一起的想法。基于某些原因“Musical Instrument Digital Interface(乐器数码接口)”的名字浮现在我的脑海中,所以我提出“就叫做MIDI怎么样?”每个人都说“OK”。

模拟合成器原来是通过跳线来创造所有声音的设备。在80年代初大家的想法是数码的会更好。那么Sequential的数码合成器比如Prophet-VS也是这样的吗?

Prophet-VS是一种折中的产品,混合了数码振荡器和模拟滤波器,完全的矢量合成器。它并没有试听“更趋向数码”,它的采样器更接近Prophet 2000。Prophet-VS被人们称道更多是因为它是四向包络调制的矢量合成器,使用摇杆就能控制。大家就惊讶道:“嘿,这声音听起来好有趣。”我前面多次提到了,Prophet-5成功的其中一个原因是它是第一个可以仿真乐器音色的乐器,人们可以弹奏管乐、弦乐和风琴,以及一些像笛子、电钢之类的音色……当然,我们如果把价格降到$1000美元而不是$5000美元的话,它会卖出10倍的销量。DX7之所以卖得这么好的一个主要原因就是它只需要$2000美元,拥有16个音色,支持力度感应,音色仿真度更高。它的Rhodes音色可以达到90%真实程度。

模拟合成器接下来一蹶不振,是发生了什么?

真正令模拟合成器死掉是因为Korg M1的出现,它是目前为止最受欢迎的键盘。甚至超过DX7。它拥有键盘手想要的一切——真实的钢琴、管乐、弦乐、风琴、贝司、Lead。虽然这样说有点不公平,但是它确实把合成器的发展带入20年的黑暗期,因为自从有了M1,所有公司都去制作类似M1的东西,无非是更多、更好的音色,更多节奏,等等。

事实是目前市场上还在做这样的设备,你说的“不公平”从何谈起?

因为90%键盘手需要演出,这跟钻研合成器的人不一样。现在的情况不一样了,人们又再想起合成器,是因为他们已经拥有了Nord和Motif这样的采样琴能够满足他们所需的音色。如果现在你要买一台合成器,那是因为你确实想玩合成器。这就是为什么我认为现在跟以往有所不同的原因。数字的进入不再会让真正的合成器被淘汰。

以前,很多人认为Seer Systems Reality是第一个软合成器。是什么令您进入软件行业?

无论你什么时候提到“第一”,总会有人出来说他才是第一个。他们可能是在大学里,或者他们制作了一台但没人知道,或者他们卖掉过20台,各种可能性。但在Seer我们开发了三代软合成器。第一代是给英特尔做的。英特尔那时刚开始实践真人在电脑上实现本地信号处理的想法,Andy Grove就曾经使用它来录制Comdex的Demo。第二代我们获得了Creative Labs的许可,植入其中一个声卡,这是基于采样的技术,通过通用MIDI实现的。这产品卖出了过百万。不过被称为第一个真正专业的软件合成器是Reality,它有采样,有减法结构,有FM和建模,全部都可以在这个软件合成器中实现。

因此我们把它称作未来的合成器,事实证明我们是对的。在我们第一次在NAMM展示这个产品的时候,人们问“软合成器是什么意思?”我们带上电脑,说:“这就是软件合成器”。


你可以告诉我们关于Sequential公司出售给Yamaha,后来在2015年重新回归的事情吗?

我们对Sequential公司做出的最大错误是在1984年左右尝试进入电脑市场。我们还尝试制造低成本合成器。如果当初我们坚持专业路线或许一切都会很好。最后,Yamaha公司过来谈判说:“我们想要和你们共事。”我回答:“如果你想这样做,最好快点,因为我们六个月内可能破产。”他们行动很快,收购了这家公司,大家都没从中收获任何利益,但是Yamaha让这家濒临倒闭的公司延续了生命。过了一年半,他们没有对这家公司做出任何决定,我奔波于Yamaha日本和美国公司之间。最后,他们还是关闭了Sequential公司。当然,他们拥有全部商标使用权。

这段时间我开始在圣何塞带领Korg的R&D团队,现在还在这儿。我们做的第一个产品就是Wavestation。在三四年之后我离开了Korg,加入Seer,然后回复自由身。回头想想,如果我给Prophet-5制作了软件,我们从一开始就会获得更大的成功,Native Instruments就是这样做的。

当我收到Yamaha的电话,问我们是否想要回Sequential的商标时,我是惊讶的。显然,Roland的梯郁太郎给Yamaha的董事长中田拓也(Takuya Nakata)发过信件,询问他是否可以把商标给回我,他同意了。这在人人勾心斗角、不择手段的工业时代是前所未有的事情。

在M.I.行业充满了小公司被大企业并购然后走入困境的事情。自从DSI公司成立以来,您一直自己管控品牌,你认为这次你的做法有什么不同?

我20多岁成立了Sequential公司,那时候不知道自己做的是什么。回头想想,当初的想法大概就是我要掌管世界,看看自己有多大的能耐。这一次我不再会这样想。

我们设计产品之所以那么快是因为我们没有销售代表或者市场部门,所以无需开一大堆市场会议。我们的开发流程就是:“嘿,让我们制造一台原型,然后第二台就可以照做了。”然后就开始发货了。OB-6我们花了6个月时间开发,Tom Oberheim和我在6月份谈妥合作,第二年1月份我们就在展会展示了。

还有一个主要区别。大多数大厂在推出新产品时会将老产品停产。但是我们不会,当一个新产品推出时,我们只是在生产线加多一个产品。Prophet ‘08已经发布8年差不多9年了,而我们还在继续销售它,因为它跟Prophet-6和12是不一样的产品。人们选择合成器来满足自己的需求,我们只管生产各种产品。

您认为在设计优质模拟复音合成器和合理价格之间取得平衡困难吗?

Prophet-6拥有超过100个压控,所以我们能够以音速用高速处理器产生控制电压。我们给它的定价是适当的。这是一种机智的设计。我们清楚所有的竞争对手可能也会在去年夏天买来一台然后打开它来研究。它的设计源于我们早前设计的复音合成器Evolver,想法是让每一个音色对应一个高速处理器,从而有效地实现所有事情,不出所料,Korg很快就推出了Minilogue合成器。它拥有4个音色,每一个都对应一个快速处理器。

你认为整个Eurorack热潮的终点会是哪里?

我拒绝对这作出预言,不过我认为它确实很了不起,事实上更多的人进入合成器领域,开始跳线买模块,并且满怀希望地使用自己购买的模块来创造新的炫酷音色。以我个人看来,我宁愿只在琴上按一个Save(保存)按键。我把Prophet 12或Pro 2放在大部分模块系统的对立面。明显地,它们不能给你带来可能由某人在地库建造的稀奇古怪的小模块的感觉。我更喜欢自己的产品做的是真音乐,不过我也明白这很困难,因为你做出来一个声音,你就必须马上使用它,因为你无法再次获得它!当然了,模块合成器看起来很棒。它的连接线让你看起来成为了一名专业的合成器玩家!但只是从哲学层面来看,我宁愿制作完整的乐器。

MPE—Multidimensional Polyphonic Expression(多维复音表达)在越来越多控制器上出现,比如Roger的LinnStrument,Roli Seaboards 和Keith McMillen的产品。你认为这是合成器演奏的未来方向,一种问题解决方案或者是介乎于两者之间?

我认为是介乎于两者之间。Roger曾经询问我关于MPE的事情。我们有一个客户需求列表,MPE也在其列。有少数人需要它。我跟Roger说,如果到了某个时间点,很多人想要这样的产品,我们会考虑它的。这就像是一种轮回,人们多年以前希望我们做合成器,虽然通常也只是一小部分人,但我们最终还是实现了这个愿望。毕竟我们的研发时间是有限的,所以有所选择。当然,人们总会对不同的控制器感兴趣,回想一下以前60年代Moog和 Buchla之间的较量吧!

合成器设计会分“东岸”和“西岸”吗?

对,“东岸”有键盘,因为大部分人都喜欢弹琴。“西岸”没有键盘,因为合成器应该使用控制器连接以便发出独特的声音。我们都知道谁会赢得“达尔文进化”的比赛,那就是主流的东西。虽然这其实是先有鸡还是先有蛋的概念,不过现在越来越多的人会花时间来开发音色内存,用其他控制器来控制合成器,但是市场不会大量生产音源产品,除非大家确信这产品会热卖。我之前就向Chapman Stick提起过这事,但这毕竟只是小众群里的喜好。

你认为多维控制器的前景如何?

Seaboard的产品不错,因为它是有键盘的。不要误会,我确实想见到Seaboard和LinnStrument起飞的一日。实际上我曾为自己的Minimoog做过的其中一个配件就是一个光学控制器。这类似于我们一直讨论的MIDI 2.0协议,如果你能得到Yamaha, Korg, Roland可能还有Nord的支持,那就胜利了,其他所有人都会签字的,就跟第一次提出MIDI时一样。但我又认为现行的MIDI已经足够应付所有需求了,不一定要去改变。

我之前看到您在NAMM乐器展的展位被围得水泄不通。我看到一些20来岁的独立乐队认出了您上来讨喜您。我也看到Tom和Roger那边也是一样。在合成器的第一个全盛年代,我并不了解某个合成器设计师,可能就除了Bob Moog吧。现在你们看起来像摇滚明星。有什么新感想?

一部分原因是因为我们年纪大了,还有合成器的历史。Bob比我们早十年开始了合成器研发,还有一个原因是他的名字简单易记,不过大部分人是念错他名字的!他成为了合成器的封面人物。人们进店就会问“请问有Moog琴可以试弹吗?”在我设计Prophet-5出来之时,我没有这样的历史背景,而且我是当时唯一一个没有用自己名字命名品牌的合成器厂商,Moog,ARP,Linn,Oberheim等等,其他人都是这样做的。所以当然没有人知道我是谁,即使放在现在来看也一样。“Dave Smith Instruments?这是啥?噢,是Prophet系列那间公司?非常好。”正如人人都喜欢老式合成器一样,他们也喜欢老合成器设计师。

你将我们比作摇滚明星这一点很有趣,因为在乐队和合成器设计师之间有着非常大的壕沟。追寻二三十年前的乐队行踪是件有趣的事,他们还在为新专辑努力吗?做演出吗?听众更喜欢听老的。人们在展位上遇到我,虽然周围有很多琴,但他们都是来讨论Prophet-5的。我们可以观察一段时间看看是不是这样。就好像人们喜欢老乐队一样,比如Radiohead或U2乐队,但是做的东西跟20多岁时是一样的。


文章出处:http://www.davesmith.cn/做人要厚道,转载文章请注明出自 midifan.com,谢谢

共有 1 条评论

添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