抢救混音:Spektakulatius 母带制作阶段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sleepsheep920 添加于 2015-10-07 · 暂无评论

作者:Mike Senior

出处:Sound On Sound

编译:sleepsheep920


(图1 这个月我们跟随Spektakulatius2015年新专辑《10》及《Sommer Edition》的母带制作,由Mastering Media的Ian Shepherd执刀完成。)

Spektakulatius:在最后一个月混音工作的完成之际,我们的工程师被赋予一项艰巨的任务:寻找一位母带工程师来合作,为这两张专辑最后润色抛光。

在6月刊的《Spektakulatius录音手记》的文章中,我写到关于为德国乐队Spektakulatius高效同期录音的工程,在五天内录制了28首跨越不同音乐风格类型的疯狂事迹。之后在上个月的《抢救混音》专栏中,记录了我为这一制作采用的混音方式。这个月我想要接着展示最终在母带制作阶段,混音是如何被安排在一起,制作成一套成品专辑的。

我刚完成专辑混音,乐队就问我能否把母带的工作也包揽了,但是凭良心讲,这不是我所擅长的。就像大多数的录音棚主,我在过去几年里学习了很多关于母带制作的知识,其中我学到最重要的一课是,我并不是一个母带工程师。所以我推荐几位英国最负盛名母带工程师,让乐队在列表上挑选,最终乐队选了Mastering Media的母带工程师Ian Shepherd (www.masteing-media.com),乐队请我直接与他联系,一是为了更好的沟通,避免德语与英语之间的语言障碍,而是可以帮助他们最快的得到答复。

以我所见,录音棚客户常常对专业母带工序存在误解,因为他们常常期望母带可以完成或是修复他们在混音阶段中未解决的问题。然而原则上,这并不是母带工程师的工作。即便你已经非常满意你的混音,还是有很多重要原因为什么你的专辑依然需要被母带处理,就像Spektakulatius乐队和我所处的情况一样。

全新的耳朵

首先,在母带制作阶段让别的专家参与工程,其最大的好处是相比起在工程孕育及创作阶段就已涉足太深的工程师,他们具备更为客观的视角。在Ian完成母带工作后,我询问了关于他的工作,他就说道:“当你参与了录音和混音工作,你就很难把自己抽离开,你很容易就会尝试使用你脑中的知识来说服自己为什么这些声音应该是这样的,你就难以公正地判断你所听到的,以及你不愿意尝试改变一些设置,而这些设置也许能使你的作品变得更好。这就是为什么邀请一位从未参与过这个工程的人来担任这项工作是如此的有益,原因就是他们拥有一对全新的,客观的耳朵。母带制作就是在短时间内从全局看整个作品,所以你可以问自己这样的问题:“如果我是第一次听到这首歌,我的感受是如何的?”带着这样的态度来看待这项工作。

举一个具体的例子,当我把第一张专辑的歌曲发给Ian,他马上就建议我调整一下其中一首歌曲混音中长笛的音色。十分确定的是,当我带着这个问题又一次听完自己的混音后,我非常认同他的意见,我在长笛那一轨上的高通滤波器用得太过了,而当我将滤波器的截止频点调低后,整体混音明显的改善了。我为什么会有这样的错漏呢?道理非常简单,我太过关注于DI电钢琴的音色、声学隔离长笛中鼓的串音以及贝司在混音中的比例,而忽略了长笛本身的音色。

但是母带工程师不仅仅只是担任某个聆听者的角色,因为他/她也具备专业的经验是非专业人士所不能达到的。当大部分认真负责的混音工程师确实在努力地将自己的混音作品向商业发行唱片的质量靠近时,这样的工作对母带工程师而言却是家常便饭,所以专业的母带工程师倾向于有更好的技巧和工具。除此以外,母带工程师明显比大部分的混音工程师接手更大量的母带处理工作,也更清晰地知道在不同媒介格式之间的传递性和终端播放设备对于声音传播的影响,这也就意味着他们更有能力评论你的声音会如何呈现给现实世界的目标听众。

比如在这一次的工程中,Ian对于大部分混音的判断是,他能够精妙地展开这些混音的立体声像。Ian解释道:“我所做的不过是将两边(side)的信号电平提起来,这样做的好处是它基本上是非破坏性的处理,如果之后作品要下变换到单声道系统重放时,不会出现任何不良的副作用。”这种做法非常有道理,因为提高两边的信号电平(这与MS信号处理方式有关),一般既可以展宽立体声像,又能给立体声混音润色,这样做正好平衡了我的混音习惯,因为我对于两边立体声像的处理比较谨慎,而且我一般习惯更干的混音(指的是空间效果的处理)。出于同样的原因,我几乎都在录音棚环境进行混音,而录音棚的声学环境对于低频响应不精准,因此不是最理想判断低频混音的环境,所以我对于低频的处理就非常的谨慎,一般会更倾向于控制低频。然而在更加精准的母带级监听设备和环境下,Ian可以更自信地强调100Hz区域的超低频部分。

一种归属感

对于母带工程师而言,另外一个重要的工作就是将一系列不同的混音作品放在同一张专辑里,使他们的音响效果统一到一张专辑上。尽管母带工程师的做法和手段通常都很直接,这项工作却不是谁都能胜任的,具备特别训练的耳朵和处理手段的专业经验是必不可少的,很少有非专业的人士能够付出足够多的时间来培养这些必要技能。

从这一方面来看,Spektakulatius的第一张专辑就会遇到不少挑战,原因是这张专辑主要以节日歌曲为主,跨越不同音乐风格。尽管录音及混音工作都是由同一个人完成的,混音的风格无可避免地会根据音乐风格的不同而有所变化,所以在专辑列表里临近的两首歌的音轨需要完全不同的EQ均衡处理使两首歌能够很好地衔接起来。然而即使是第二张专辑,歌曲风格相对非常统一,Ian依然可以通过微妙的均衡处理改善歌曲之间的过渡,尽管我在混音阶段已经尽最大的努力使每首歌曲的音响统一起来,就像我之前所说的,我毕竟不是母带工程师。

由于我非常欣赏及好奇Ian对专辑的贡献工作,他非常友好地发给我一些他母带处理参数的截屏,也展示了圣诞节那张专辑上几首歌的电平自动化处理。Ian说道:“我一般习惯做自动化来补偿动态处理,比如说,在我处理专辑上第一首歌的人声轨时,由于它被母带压缩器压得太狠,听起来不太对。很明显出现喘息效应,因此我尝试手动进行压缩,听起来更优。”通过细微的电平改变,增加了歌曲段落之间的戏剧矛盾,精妙的电平递增可以帮助歌曲内的段落过渡。“我一般不会做这样的递进处理。”他评论道。“我一般只在段落处进行简单的递进处理。但是对于这几首歌我觉得这样的处理不太恰当,这样的电平变化需要悄悄地发生,且不能让任何人察觉到。”

对话母带处理

有些唱片厂牌下的录音棚客户对于母带处理存在误解,他们以为母带处理时单向街,他们要做的不过是把文件发给工程师然后付钱就完事了。Ian说道:“我有一些客户找到我,在网上平台上传他们工程,然后不跟任何人交流,付完钱拿到成品后,他们不满意却又不告诉母带制作公司他们的意见,这个对于我而言是不可理解的,即便你不能亲自参与母带处理过程,这也是现今的大趋势,任何母带工程师都希望并且非常开放地接收反馈的。

在母带处理过程中,客户和母带工程师之间有建设性的交流很大程度上对于最终成品是有好处的,特别是混音依然还有可塑空间的情况下。

为了更好地阐述我的观点,容我大概介绍下每一张专辑的母带流程。首先我在电话里跟Ian大致交代了一下工程的性质和时间顺序。我告诉他乐队非常满意专辑的混音,所以他主要需要将注意力放在将歌曲整合到专辑里的工作上。Ian之后迅速过了一遍所有的文件(他立即建议我在上文提到的长笛音色的调整),然后他给每一首歌都做了一个测试母带,所以我们可以讨论专辑最终整体的音响走向。我在不同的几个重放系统上听了那些混音,然后我电邮给他,告诉他我们非常满意他的整体立体声宽度,向度和音响色调的选择,但是我们要求2-3k的范围减少1个分贝,因为这个频率范围使声音听起来有点过硬。这一要求马上就得到正面的回应,他马上就做出了调整。

下一个阶段是进行第一版的整张专辑的母带,我也同样在不同监听系统下仔细听了,并给他写了小列表告诉他哪些地方需要修改。尽管大部分的要求不过是一个分贝的电平变化,或是均衡变化,又或者是对两首歌曲之间的空隙时间做极度细微的调整,但是Ian做出调整后再发给我们,作品就有了明显的改善。下面是例子:

  • 歌曲最后的淡出部分听上去有一点点奇怪,最好还是依照之前我在混音时采用的各乐器推子依次淡出的效果。
  • 针对底鼓和电吉他的声音而做出中低频部分衰减,这一做法带来了副作用,使得人声音色变薄。于是我将类似的EQ均衡设置直接作用于我多轨混音中的底鼓和电吉他轨上,这样一来Ian就不需要在母带上做EQ上的衰减,从而保留人声温暖的音色。
  • 相反,当我听到整张专辑时,另外几首歌的人声中低频又显得过多,但是我不想让Ian在他的母带均衡处理上衰减那段频谱范围的电平,所以我在自己人声轨上做了调整后再重新导出一版混音发给他,这样做更行得通。
  • 其中有一首歌在第一版的母带中出现太多的环境声,如果要解决这个问题,很难不影响到这首歌在母带处理上的立体声像。相比在母带处理上大动干戈,不如回到混音上将混响返回推子稍微拉低一点。

这样往来信息的工作方式有非常大的好处,它能促进客户和母带工程师两边都能将其工作完成得更好。Ian对于我的混音反馈意见及母带处理样品是我能够更好地看清自己的混音,并且改善它,使其能够完全达到最终的要求,而我给Ian的意见及调整后的混音文件也使他能够在更少的处理及副作用下,更高效地完成最终的母带。“如果你想要母带工程师给你提供最好的服务,关键就在于沟通。”Ian强调道:“当顾客与你交流沟通时,大家的工作会变得更轻松,也能享受更多的乐趣!”

然而,这只能发生在你有足够的时间进行母带工序时。“一般来讲,大家都不到最后限期,也不会开始母带制作。”Ian如是说:“因此就没有时间对混音进行调整和返工。我常常建议他们至少留有一周的时间进行母带处理,最好是几周的时间,不仅仅是因为专辑的母带制作需要时间,而且因为你需要将文件传给我,而我还需要安排我的日程,你还需要时间来听我的母带初稿并填写恰当的意见,如果其中有一两个不满意的地方,我们还有时间修改。”

出众的声音

当你在一定预算条件下制作音乐,投资在专业母带上的数字是不能随便的。所以如果你决定请专业母带工程师,我希望这篇文章可以帮助你更好的让他们为你服务,能够使你的钱花得物有所值的最好方式就是将整个母带过程看待成一次合作,保持一个正面的信息反馈,在两方面都互相调整以至最佳。


(图2 专辑《10》)


(图3 专辑《Sommer Edition》)


(图4 这里你可以看到Ian正在做第二张专辑的母带处理)


(图5 这张截图显示了Ian给挑战性较高的那张圣诞专辑《10》里的几首歌曲做母带均衡处理的设置。需注意的是每一首歌曲的设置都跟另一首有很大的区别,这也反映了歌曲之间的风格类型及混音的风格跨越很大。)

像行外人一样聆听

如果你录制了自己的音乐,那么你在听第一版专业母带制作时就会像你评价混音一样,使用专业的技巧和方法,并且借助软件分析歌曲中的各个元素,尝试将商业唱片作为参考。然而我认为这样的做法存在误区,因为这样的做法不过是再重复混音时的概念,就像你在混音工序时所做的一样,但是一旦你第一次听母带处理后的专辑时,所做的应该是尝试将自己从技术层面上分离开来,尝试像普通听众一样聆听。

作为开始,想象你的目标听众每天都在消费购买音乐,尝试从消费者的角度来评论专辑。比如Spektakulatius的这个项目,我不仅仅在自己的录音棚监听系统上听,也在Hi-Fi耳机上听,在立体声的收音机上听,在笔记本电脑的扬声器上测试,也在车里的立体声音响上听。当然在不同的重放系统上测试是没有上限的,所以你可以在几个关键的系统上作出选择,不至于浪费宝贵的时间。所以我也不介意在iPhone的扬声器上听或者是在Club的扩声系统上作测试,尽可能在这些歌曲类型对应的主流平台上做测试。

还有另外一个小技巧:很巧的是,这个技巧真的帮助我走出混音工程师的头脑设定,如果我积极地将注意力集中在歌曲的歌词上,因为这样就避免我注意到音响或是技术上的细节,这些细节一般听众是不会在意的。我也推荐把唱片从头到尾的播放一遍,而不是一轨一轨地跳着听,这不仅让你站在更好的视角来看待歌曲与歌曲之间过渡时的感染力,也让你更参与到音乐的情感内容中,就如大众所做的一样。当你越来越在意歌曲中的小技术细节时,你就越容易沉迷于一些细微的音响细节而忽略了整体的大局。


(图6)

不常见的知识

我非常庆幸当时自己抵挡住了包揽母带制作的诱惑,当乐队提出让我把母带工作也一并完成时,他们也想将一些视频放在CD上。当我知道我在怎么样也有能力将混音作品拼凑到一张专辑上,随后我与Ian之间的对话也再次证明请专家来完成这项工作是多么的值得。不仅是因为他能够用专业术语来解释这项工作,而且他还能在第一手经验的基础上提供建议,告诉我们试听和制造要求是怎样影响唱片发行的日程安排和成本。在这之上,他也带出更多常规问题关于乐队想如何做他们的视频内容,并指出一些合理的建议,如比起另外做一张视频光盘,如果他们把视频放在公众网络媒介上,又或者是作为电邮订阅列表的额外赠送内容,视频可以得到更好地更有效的传播。

音频样本

在SOS的网站附带的媒体主页上,你可以找到一些音频样本来展示母带之前与母带之后的对比,更好地阐述了在母带制作与重新混音的过程中,歌曲中声音的变化,印证文中所提到的内容。(www.sosm.ag/aug15media
文章出处:http://www.midifan.com做人要厚道,转载文章请注明出自 midifan.com,谢谢

暂无评论

添加评论